在北京,外卖点餐通常比到店购买更加便宜,甚至便宜很多。19岁的Abey Lin来自美国加利福尼亚州,现就读于北京电影学院。他通过智能手机在当地一家餐厅点了烤鸭,价格20元(2.99美元),仅为店内售价的两折。他还能以六折的价格购买两份金色土豆和飘香烧烤海鲜比萨。

而在另一家餐厅,通过美团购买豆腐,仅需支付1.46美元,比餐厅菜单价格的三分之一略高一点。对Lin而言,即使是他自己烹制这道菜肴,成本也很难低于这个价格。他表示,这让他大吃一惊!

Lin是一位充满抱负的导演。初到北京时,他已对这里艰难的生活做好了心理准备。虽然他并未透彻地了解中国全新的城市生活方式,但他很快就适应了。他多数时间都不会选择宿舍的自助餐厅,而是选择可以随时供应的汉堡、面条和孜然肉串等,这些美食通常30分钟内即可送达。当他冒着浓雾去大学门口取包裹时,总会有一群送货员跺着脚取暖,等待取货的其他学生。“这要方便得多,而且成本也更低。在中国,效率快得让人难以置信,”他说。

在全国各地,像Lin一样的人数以亿计,他们每天都有两三顿需要点餐,或者需要杂货、办公用品、理发、按摩等他们想要的任何东西。然而,在这个350亿美元的外送市场背后,并不完全是效率,这是美团和中国最有价值的公司阿里巴巴集团之间的较量。阿里巴巴及其各子公司主导着中国的实体商品在线零售市场,而美团在服务方面占据着领先地位。

美团APP是Grubhub、Expedia、MovieTickets.com、Groupon和Yelp的综合体,每年有60万骑手在2800座城市为4亿客户提供服务。阿里巴巴正在放手一搏,试图以低价将美团置于死地。两家公司打起了价格战,都不惜斥资数十亿增加补贴,甚至比杰夫·贝佐斯(Jeff Bezos)给的补贴还高。

这不仅是商业竞争,更是私人恩怨。早年间,阿里巴巴为美团提供资金,而美团首席执行官王兴最后退出合作,从而激怒了阿里巴巴联合创始人马云和蔡崇信,美团与阿里巴巴的关系也就此宣告结束。王兴身材瘦小,戴着钢圈眼镜,留着圆寸。他认为冲突不可避免。

十余年来,阿里巴巴、百度和腾讯一直是中国互联网行业的三大巨头。而今,年轻一代有机会挑战这些行业巨头及其创始人。(马云和蔡崇信分别54岁和55岁,而王兴则刚过40岁)。预计五年内,中国服务应用市场年交易额将超过8000亿美元。王兴为了主导中国服务应用市场所做的努力可能会影响传统在线零售商(尤其是阿里巴巴)的市场份额。因此,补贴大战砰然展开。

有些投资者将赌注压在阿里巴巴。毕竟,美团市值360亿美元,而阿里巴巴市值是美团的12倍多。由于投资者对王兴的大举投资感到不安,自IPO以来,美团股价下跌了约30%。本次IPO,美团募资逾40亿美元。王兴的支持者表示他非常韧性。“他是一个非常厉害的人,一旦他迷上了什么,他可以一直坚持下去,因为他有耐心走到最后”投资美团的今日资本集团创始人徐新如是说。

王兴见证了中国从贫穷的农业大国到经济强国的转型。直到1980年,也就是他出生一年后,私营企业都不合法。他的祖父是一所中学的教务长,同时也是剧作家,在上世纪6、70年代被流放农村后离世。“没人真的知道发生了什么,官方认定他是自杀”王兴说道。王兴16岁时,王父为了王兴母亲和三个弟弟的生计四处奔波。王父曾尝试过采矿、园艺和其他一些工种,但最终选择进入水泥行业。而王兴在那里仔细研究了创立一家企业所需要的条件。

Template Settings

Color

For each color, the params below will give default values
Green_Sea Blue Green Purple

Body

Background Color
Text Color
Select menu
Google Font
Body Font-size
Body Font-family
Direction